<object id="p069r"></object><code id="p069r"><small id="p069r"></small></code><code id="p069r"><nobr id="p069r"></nobr></code>
  • <th id="p069r"><video id="p069r"></video></th>

      《老狐貍》儒家文化下的男孩成長故事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特約撰稿 吳澤源 日期: 2024-04-29

      (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

      臺灣電影最近在大陸觀眾的視野中似有回暖之勢。繼《周處除三害》票房大爆后,另一部收獲金馬獎青睞的電影也在大陸吸引了不少關注。獲得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男配角、最佳配樂等獎項的《老狐貍》,由侯孝賢門下弟子蕭雅全執導,并由侯導親自監制。在侯導因身體原因息影的當下,這部口碑之作成了影迷們接近大師的最佳方式。

      《老狐貍》也的確容易被大陸觀眾共情。與大開爽片模式的《周處除三害》相比,《老狐貍》反倒更貼合儒家文化背景中的生命體驗。少年廖界在恭良溫儉的父親與不擇手段的“老狐貍”房產商之間尋找為人之道的經歷,是儒家社會中很多男性的成長必經之路。導演蕭雅全呈現了這其中的糾結掙扎,并在最后給出了折中主義的解答,至于這個解答是否來得太輕易和理想化,則要交由看客定奪。

      通俗地說,《老狐貍》講述了小男孩廖界尚未成型的價值觀在富爸爸與窮爸爸之間不停搖擺的故事。喪母的他在單親家庭長大,父親廖泰來恪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儒家價值觀,待人友善,不爭不搶,即便有稀缺資源落到他頭上,他最先想到的也是將之禮讓給更需要的人。這也導致廖家永遠無法實現階級躍遷——身為酒店領班的廖泰來領著微薄工資,買不起房子,也無法替亡妻實現開一家理發店的生前夢想,而廖家維持生活的方式,只有靠鉆空子節省水費和煤氣費,以及將酒店的剩菜帶回家。

      這也就不難解釋,為什么當他們綽號為“老狐貍”的房東謝老板偶然出現在廖界面前時,后者的世界觀立刻經受了一次小小的沖擊。謝老板的處世之道,處處與廖泰來相反:在他看來,不公平是世界的本質,這本質顛撲不破,不會改變,與其試圖與它對抗,不如好好利用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讓天平向自身傾斜。在向廖界講述這種價值觀的過程中,謝老板輸出了一籮筐金句:“同理心只屬于失敗者”,“不平等是地圖,幫我們清楚指出贏的方向”,“看不見輸給看得見,不知道輸給知道”,和“這世界就是這樣,我們無法改變它,只能換位置”。

      謝老板是一個成功的階級躍遷案例,他小時候曾像廖界一樣,為改善親人處境而央求他人,但央求沒換來善心和好運,他的環衛工人母親因被碎片垃圾扎到而染病身亡。從那以后,謝老板便走上了厚黑之路,他斷絕共情,巧取豪奪,在社會階梯上不斷攀爬,并不斷制造和利用著更加懸殊的不平等。

      但影片也設計了諸多細節,呈現出“老狐貍”身上的矛盾性。人前的他在高級酒店設宴,人后的他卻在街頭小攤獨自吃早點夜宵;人前的他以禮帽西裝示人,人后的他卻愛在家里吸廉價的新樂園香煙。他在廖界面前說自己富有同理心的母親和廖泰來一樣是失敗者,卻又在黯然神傷時常常徘徊于母親生前工作的垃圾回收站。

      他是那么瞧不上同理心,但他樂于跟廖界打交道,恰恰是出于同理心。他被兒子拋棄,又被租客們既畏懼又鄙夷,難怪他能從廖界身上看到自己——本質上,他們都是堅強執拗卻滿載創傷的小孩。

      影片在謝老板與廖界之間建立了忘年聯結,但并未因此而流于多愁善感?!袄虾偂毙蕾p廖界,但他一直不忘為自己謀求更大利益,而廖界也沒有盲目地被“老狐貍”的厚黑學蠱惑。當謝老板慫恿廖界拿霸凌他的同學之母的秘密來威脅羞辱同學時,廖界沒有照搬“老狐貍”的招數,而是留有余地,沒向同學捅破秘密。

      編導蕭雅全對社會規則的理解十分深入。他用鏡頭語言和場景設計,巧妙揭示著這些潛規則,比如信息便是制勝之道,“看不見”會輸給“看得見”,所以“老狐貍”總是躲在遮蔽自身存在的反光玻璃后面,但有時候這面玻璃也會反過來,讓他在關鍵對決中處于下風。

      《老狐貍》揭示的另一條潛規則以空間形式展現。通往社會上層的路徑由一個個房間組成,房間越靠里,在其中分享的信息便越少人知道,房間中的人也就越容易用這類獨家信息,進一步撬動名為“不平等”的杠桿。廖泰來工作的高級酒店和其中不同規格的包間,便是整個社會結構的縮影。但導演也沒有忘記在其中設置幽默感:這家酒店最最核心的包間,一墻之外便是酒店員工休息室,廖界因此在無意中聽到了謝老板的商業機密。

      回到影片的核心主線。廖界在溫良生父與狡猾代理父親之間的搖擺,很容易讓我們想起羅伯特·德尼羅自導自演的電影《布朗克斯的故事》(1993),影片同樣以底層男孩為主角,德尼羅飾演男孩正直的公交司機父親,查茲·帕明特里則飾演對男孩充滿欣賞、想要吸納他入伙的黑道大佬。對比兩部電影,我們能明顯看出東西方文化的區別:《老狐貍》強調同理心,強調人際間的責任感及和睦之道,而《布朗克斯的故事》強調的是個人實現,德尼羅擲地有聲的臺詞是,“扣扳機要比誠實謀生簡單得多。黑手黨不是硬漢,藍領階級才是硬漢!你爸爸才是硬漢?!?/p>

      蕭雅全為《老狐貍》的故事添加了一個耐人尋味的尾聲。若干年后,廖界已成為一位為頂級公司工作的建筑設計師。他保留著父親的習慣——用硬紙殼包住要丟棄的美工刀片,避免劃傷環衛工人,也保留著謝老板的習慣——喝冰水以保持冷靜的頭腦,前者出于同理心,后者則出于對同理心的控制。每個試圖保留善心、卻又不愿放棄追求社會地位的儒家男性,似乎都要平衡自己身上自相矛盾的兩面。成年的廖界,看上去很成功,看上去平衡得很好,但這真的是屬于東亞男性的人生最佳答案嗎?

      或許是,但我們并不清楚這是好是壞。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5期 總第795期
      出版時間:2024年06月11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国产农村妇女毛片精品久久久_久久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DVD_午夜福利视频_91手机国产在线无码精品无码